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剑桥分析回击Facebook:我们收集数据没有违反政策


时间:2019-09-17 21:37:08 来源:网络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新浪科技 李楠

执掌中兴30年,又退休两年,当一场突然而至的禁令风暴来临,侯为贵再度出山,走向前线。

北京时间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下令,7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和通讯元件。同时,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对中兴处以3亿美元罚款。

去年3月,就违反美国出口管理条例,销售通信设备到伊朗等,中兴与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协议。而现在美国商务部表示,中兴通讯违背了此前和解协议的部分条款。

中兴设备中需要大量来自美国公司的元器件和软件,一些并无替代方案。禁令下达,甚至中兴手机可能无法再使用安卓系统。

美国商务部下了禁令后,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也提出建议,警告电信行业不要使用中兴的设备和服务。

此前中兴通讯已经紧急停牌,并将延期公布第一季度财报。现在,30多家基金下调了中兴通讯估值。其中最低价为每股22.82元,相当于三个跌停。

中兴已来到悬崖边。侯为贵面对的形势,比以往都更加险峻。

教师转业布局电信

侯为贵是改革开放的第一代企业家,也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工程师,不过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教师。

1969年,侯为贵27岁,本在西安一所中专学校任教。文革之后,学校转企业,成为航天部设在西安的691厂。侯为贵也转换工作。

当时钱学森正担任航天部副部长,要求691厂做IC(半导体)产业。于是在1981年,已经成为技术科长的侯为贵被选派美国,负责引进技术和设备。

像很多第一次走出国门的人一样,侯为贵感受到了巨大震动。对中美之间巨大的技术差距有了切实的感受。之后回国,侯为贵说服领导,以“引进技术”的名义南下深圳。

再后来经多方奔走,1985年,深圳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公司注册资金280万,691厂占66%股份,侯为贵出任总经理。

这是中兴通讯的前身,也是深圳特区最早一批技术类合资公司中的一员。

公司原本想从事微电子产业生产,但受限于技术等原因不能如愿。于是从来料加工入手,靠赚取加工费支撑发展。那时的中兴加工过电子表、电子琴,也加工过电话机。

后来,侯为贵将通信市场选为公司的主攻方向。这条路并不容易,国内市场基本被国外厂商垄断,但侯为贵认定其中有巨大发展。

1989年,公司第二届董事会在肯定侯为贵四年来经营业绩的基础上,决定全力支持自行研制数字程控交换机,并大胆改革公司的经营机制。

同在这一年,中兴研发出了我国第一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正式转型为通信设备制造商。

1992年,中兴合同销售首次突破1亿元大关。

1993年,侯为贵推动资产重组,两家国有股东与侯为贵等成立的民营企业“维先通”,投资创建深圳市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维先通持股49%,并承担经营责任。

重组开创了后来备受关注的“国有控股,授权经营”的混合经济模式。同时,也成为中兴正式进军电信设备行业的新起点。

内敛者低调进击

有接触过侯为贵的人曾用“和蔼可亲”形容他。在外界的一般印象中,侯为贵内敛低调,性情温和。

这容易给人留下不错的印象,但对企业管理,未必是好事。不过侯为贵说:“我的性格内向一点,这不一定是优点,对于管理企业来讲,也不一定是最好的,但管理企业各有各的招数,最后看的是结果。”

侯为贵自有其管理上的优点。虽然是工程师出身,侯为贵并不迷信技术。在他看来,技术要贴近市场。而对于认准的事情,侯为贵也绝不会轻易动摇。在同他的老对手比较时,外界往往评价:任正非偏向激进,侯为贵则处事稳健。

2001年,中兴的处境不是很好。当时侯为贵看好小灵通的发展。

本来,日本京瓷先是找华为进行合作,但华为以技术落后为由拒绝。中兴内部很多技术人员认同华为看法,但侯为贵坚持要做小灵通。他有自己的考量。

根据华商韬略的描述,侯为贵理由有三:国内电信业分拆后,电信和网通为了生存,对小灵通有迫切需求;小灵通技术在日本很成熟,UT斯达康在国内已经布局;与移动相比,小灵通资费低,单向收费。

后来的结果是,在2003年,小灵通业务一度贡献了中兴1/3的营收。早先电信行业曾有“巨大中华”一说,而巨龙、大唐日趋衰落,华为、中兴不断壮大。

2004年1月,中兴通讯完成新一届董事会和领导团队换届。侯为贵出任董事长,殷一民任总裁,并确定国际、手机、3G三大发展重点。中兴当年在国际市场的合同销售额达到16.44亿美元。

至此,由国内市场为主,中兴进入到国际、国内市场并重的新阶段。同在2004年,中兴通讯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我国“A to H”第一股。募集资金逾35亿港元,获超过250倍的超额认购。

不过“稳健”帮助侯为贵带领中兴一路发展,避开许多陷阱,也让中兴在快速变化的市场中显现颓势。

2013年底,中兴内部最高决策机构经委会宣布战略、组织和人事调整,成立终端事业部独立运营,将政企网提升为公司二级经营单位。

侯为贵认识到新生力量对传统企业和商业模式的快速颠覆:“如果固守电信业或许还能赢得一席之地,但是,如果固守传统的电信思维,那么,未来可能会一败涂地。”

退休后再赴前线

2016年1月7日,执掌中兴30年的侯为贵表示不再参选新一届董事会。

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侯为贵说道:“这是自然规律,我今年就要75了,人生总要有不同的阶段。”

面对“以后还会不会参与公司具体业务”、“卸任后的生活如何去安排”的提问,侯为贵明确表示,不在其位不应该参与,也不需要参与了。

“我有很多事情,社会公益是一方面,我自己也有一些爱好,希望卸任后生活丰富一些。”然而此前不久,侯为贵还跑出国门,到中兴的海外驻点走了一圈。

从当时来看,侯为贵要交接的中兴正有光明的前景。

在之后公布的2015年年度业绩中,中兴全年营收首次突破千亿规模,达1008亿,同比增长23.76%;净利润37.78亿,同比增长43.48%,也创下历史最高水平。

从创业到退休,侯为贵低调走过一条具有传奇色彩的路。

他曾讲到自己创业的动力:“很多知识分子还是希望通过知识、科技使国家得到发展。但是,这个愿望到了改革开放之后才真正得到体现和实现。”

这段话透露出侯为贵的抱负,也道出他融在企业家身份中的另一面——知识分子。有中兴内部人士指出:“他做过老师,有读书人的简朴和务实。”

在微博上流传的侯为贵奔赴美国斡旋照片下,有网友评论:这种级别的人出差没有助理帮忙拿行李吗?对侯为贵来说,这或许并不值得感到惊讶。早先,这位低调企业家便传出“带电饭煲出差”的故事。

据中兴内部人士透露,侯为贵出差经常让人带电饭煲,带点米,在宾馆里煮粥,“他不是百分之百的素食主义者,但我知道他很少吃肉。”

与侯为贵事例类似的是,前两年,任正非也被拍到在机场排队,独自等候出租车。照片里,年过古稀的华为创始人、CEO,一手打电话,一手扶着行李箱。

而现在,宣布退休两年后, “不再参与”公司事务的侯为贵又出发上路。时间是美国禁令传来的当晚。

他已经77岁。

点击进入专题:
中兴再遭美国制裁:被禁止购买美企元器件

上一篇:全球最赚钱企业排行榜:苹果第一 前10名里中国占4家
下一篇:IBM陈黎明:拥有智慧商业才能成赢家 可总结为三个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