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 正文

戚薇曝常看网上评论:特别喜欢看大家吐槽


时间:2019-09-07 21:05:22 来源:网络

戚薇又上“热搜”了,最近讲述小城女孩陈可北漂闯荡的网剧《北京女子图鉴》热播,让她屡次成为话题中心,这次的热搜后面带了“双眼皮”三个字。由于前几集是素颜出镜,有网友在弹幕上吐槽,戚薇贴了双眼皮,她发微博“回怼”,并附上弹幕截屏,“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贴过双眼皮,我是割的……怎么了?”

熟悉戚薇的人大概都知道,“直接出牌”是她一贯的行事风格,问她觉得这种“想什么说什么”的性格适合娱乐圈吗?她笑了笑,“适不适合都待着了,哪个圈子都一样,喜欢你的自然会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你要做的是保持初心,找到一个舒适的状态。”

戚薇是个随和的艺人,就像她的座右铭一样,在设限的规则里做不设限的自己。采访中,也不会“这不能聊”、“那不能说”。就像,她喜欢“戚哥”这个称号,会常常挂在嘴边,“每次大家叫我哥,我都觉得像碰到了熟人,这么多年叫下来还挺亲切的。其实,我从没想过,要给外界展现所谓的哪一面,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如果你给自己‘套人设’,为所谓的人设活着那多累啊!”

没想过做歌手

声音沙哑 曾被误听为叔叔

戚薇和她饰演的陈可一样,来自四川,在出演《北京女子图鉴》的过程中,她要一次次地回到刚出道时的记忆里,无论痛苦或是快乐,找回当时那种纯粹的眼神。

以前她爱说自己的人生不在规划范围内,没想过当明星,也不是科班学唱歌、表演出身。小提琴是戚薇儿时记得最清楚的爱好,到了十二三岁,妈妈认为应该以学业为重,她从此放弃了小提琴。在妈妈眼中,稳定最重要。

大学前填报志愿,戚薇选了浙江传媒学院录音艺术专业,“那时我都不知道录音艺术专业学出来要干什么,我和我妈都以为是在空调房里给歌手录音。结果到了大学里面又要学高数、又要学电工,焊接电路板,班上的女生边焊边哭。”

2006年,她带着“要做点不一样”的想法参加了选秀节目《我型我秀》。事实上,对唱歌她根本不抱信心,“我的声音一直低沉粗犷,也不太会发嗲。以前有次打电话,接通后对方说,‘叔叔,帮我找一下戚薇’(笑)。我妈也一直觉得我声音有点沙哑,根本没想过培养我唱歌,就更没有想过参加比赛能拿到好名次,只当是把想做的事都做一遍。”

选秀结束,戚薇一战成名,她选择“北漂”闯荡,那时的她最爱的歌是马天宇的《该死的温柔》,她说自己也想做这样的音乐,“北京对我来说是种诱惑,也是一个召唤,好像所有做文化产业的人都要来这里,我要来闯!”和很多“北漂”不同的是,戚薇的家人很支持她的决定,至今谈起,她都觉得自己很幸运,“从大学去外地念书,我妈妈就认为我一生注定漂泊,她不是传统上的保护主义者,一直都很鼓励我。”

歌红人却不红

落魄时银行卡只有35块钱

2007年,戚薇和袁成杰搭档组成“男才女貌”出道,正式开启歌手之路,回想当时,大街小巷播放着他们合唱的《外滩十八号》。不过,无论是参加选秀,还是之后几张唱片的发表,都没有让戚薇立刻走红,和很多选秀歌手一样,她也度过了一段沉寂的时光。最落魄时,她拿着银行卡去取款机取款,面值最低只能选50元,卡上却只有35元,她怎么都取不出来。她突然发现并不是人们认为的歌红了人也红了,就算努力、渴望很多,现实就是三个字——不赚钱,“其实赚钱真的不容易,名声和付出的努力有落差感,我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但为什么没有回报?尤其是做我们这行,一定会有沮丧和迷茫的时候,而且这种心情比普通人会更加强烈,就看你能不能适应。”

好在戚薇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她一直想向外界证明,靠自己的努力到底能走多远,她说这是她坚持留在娱乐圈的原因,“以前我妈也会有顾虑,觉得娱乐圈是个大染缸,我想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我就依靠我和我的团队,不靠任何人,证明给大家看我能走下去。”

正如她所说的,戚薇相信做艺人需要经过很长的播种期,她也有耐心去等待。而就在此时,她获得了一次表演的机会,“当时表演对我来说是个盲区,就跟转行没啥区别,但是我觉得那是条新路,演不好也正常,因为我毕竟不懂,好在观众对我很包容。”

什么工作不累

当了妈后肩上的担子更重

《夏家三千金》里的夏友善、《爱情睡醒了》里的沐之晴、《爱情自有天意》里的程曦……戚薇在镜头下体会着百般人生,用表演的方式向观众传达一个演员的成长与变化。

去年,她等到了吴宇森导演的橄榄枝,在电影版《追捕》中出演经典角色真由美,这一邀约同样也让她傻了眼,“天啊,导演是吴宇森,我究竟何德何能才能演真由美。”开机第一天,戚薇和导演说,把她当男生用就行,大量的日文台词记背、危险的动作戏,她全部亲自上场,《追捕》也让她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永久性的伤疤。

“我从不尬戏,其实无论大银幕或是小荧屏,只要我接的戏都是自己喜欢的、愿意付出的,不好好演就是对职业的不尊重。虽说任何一部戏都有运气的程度在,但我可以拍胸脯地说,自己的戏口碑都不错,可能没有到一种巅峰的水平,但我从未对表演打过折扣,能看到我的诚意。”

曾经,戚薇总是辗转在忙碌的工作中,自从结婚有了女儿后,她发现了人生的新定义,在演员、歌手、母亲和妻子多重身份中转化,说不累是不可能的,“你说我累,那什么工作不累。”拍戏很忙、通告无数,几乎每次都会被问到“如何平衡家庭生活和工作的问题”,问她,会不会因为无法在家照顾孩子而内疚,她笑笑说,“不会啊,我是在给她赚奶粉钱。当了妈之后你会知道要更努力工作,肩上担子重了就会更努力。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努力在把工作和生活兼顾起来,目前看来做得还是卓有成效的(笑)。”

耿直“戚哥”

女强男弱?

婚姻相处,不是比谁更红

2014年8月,美籍韩裔演员李承铉在塞班岛向戚薇求婚。一个月后,两人在拉斯韦加斯领证结婚,戚薇在婚礼现场曾说过,“如果婚姻是一场赌博,两人愿用一生作为赌注,不畏输赢。”

结婚快四年,李承铉依然会在日常给戚薇制造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比如去地铁上找到她的海报和她来个“偶遇”、威尼斯电影节红毯上带着宝宝去探班、一起培养打游戏的共同爱好,“我们每天都会互动,打打游戏、开开玩笑,这种相处很舒服。”

但对于二人的婚姻,外界一直存在“女强男弱”的言论,戚薇说,“我俩之间根本不存在他hold不hold住我。外界衡量或判断我们配不配的标准就是红不红,但我们是在过日子,不是在工作。我从不会用这种眼光看待任何一段娱乐圈的婚姻,你和你的老公不是同事,而是夫妻之间的相处模式,比如他的生活能力强,对家庭管理能力强,多层关系的平衡才会走进婚姻殿堂。”

育儿理念?

父母要做的,是陪伴不是阻碍

2015年1月,戚薇和李承铉的女儿Lucky出生,自此戚薇多了一个新身份,妈妈。女儿出生后,戚薇一直坚持母乳喂养,每天陪伴。如今Lucky已经三岁,戚薇也开始默默准备她上学的事情,甚至为了研究女儿上哪个学校至凌晨四点。但对于女儿的教育方式,戚薇一直坚持通情达理,此前在某次采访中,她曾说起就算孩子有性取向的不同她也能够接纳,“你不接受能怎么办?是要断绝母女关系吗?其实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我觉得没什么问题,这是种存在方式。作为父母应该去面对孩子的成长和变化,引导她去做一个舒服的自己,陪着她成长,而不是阻止她成长。”

带货女王?

标签随便贴,高兴就好

戚薇的穿搭总是能引起不少网友的讨论和效仿,她也会利用微博给粉丝推荐喜欢的东西和化妆技巧,还会“开包”给大家看她的包里装了什么。粉丝们爱叫她街拍达人、带货女王,对这些标签,戚薇说她都欣然接受,“只要不过分,大家可以随便贴,高兴就好。”在她看来,这是一种认知和感觉,她不会否定任何人的每一个感觉,“其实我也是观众,也会给艺人贴标签。当然可能有正确的、也有刻板或是误解的,但这都是你给别人的印象,这能让你这个人变得立体。”

[新鲜问答]

Q:这几年的工作重心一直在演艺方面,音乐上除了EP还会发正规专辑吗?会有巡演的打算吗?

戚薇:现在很少人发正规实体专辑了,耗成本、销量又不好,其实如果歌量足够的话可以发给大家作纪念,不要老是停留在以前,实体专辑歌量比较足够的话还要再等几年。

Q:身为公众人物,你在爱情这件事上一直很勇敢,该公开就公开,该结婚就结婚,不怕掉粉吗?

戚薇:可能是我这个人顾虑不太多吧,啥事来了就来了,要掉粉就掉呗,我也不可能为了不掉粉就不结婚了。(大笑)我其实经常会去网上看评论的,特别喜欢看大家吐槽,有些好玩的还会转给朋友一起看,至于子虚乌有的事情,也不会在意。

Q:前段时间看到李承铉发微博调侃你省钱,给女儿过生日都是自己网购气球、装饰品,还自己布置,所以生活中的你很节省?

戚薇:倒不是说刻意节省,但一个孩子的生日需要过多大呢?你要把她捧成什么呢?公主?还是王子?不是说一定要花很多钱,更不是说要撑我的面子,最重要的就是她开心,你要陪着她。花了好多钱,结果父母却不在身边,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觉得网购些东西亲自布置是个很可爱的方式,为她亲自去吹每一个气球,其实我们真的就是普通人,只是职业不相同而已。

Q:以后会给女儿看自己演的戏吗?她现在知道妈妈是做什么的吗?

戚薇:她每天都在看我的戏(笑),我拍戏的时候也会把她带在身边。就像《北京女子图鉴》前几集里,我梳了以前小镇姑娘的发型,她就会对着屏幕叫我“妈妈姐姐”。其实她觉得我们出现在电视上、网络上、手机上都是很正常的,因为来家里看她的很多人也都是电视上的。过年的时候,她和爸爸回美国,我在工作没一起去,遇到很多空姐或是认识她的人会说,“你好可爱,长得好像妈妈”,她就觉得很奇怪,问我“他们又不认识你,你也没有来,为什么说我像妈妈”。但有时候,她又特别懂事,比如到了机场,出于对她的保护我们会分开走,她就会懂事地说,“妈妈我先走了,因为你还要拍照片。”(笑)

Q:拍戏时如果想孩子了,会用什么方法转移注意力?

戚薇:我不会转移注意力,就直接打电话给她,用FaceTime和她讲话,或者让孩子爸给我录视频,她现在可以正常讲话讲好久,明白很多事情了。

Q:未来会考虑生二胎吗?

戚薇:会,但不是现阶段。这些事情要有计划,看是什么时候会比较好。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上一篇:他是忙还是不爱你只看这三点!
下一篇:爱你的人是我!给不了你幸福的人也是我